大气污染防治工作简报
当前位置:首页 >> 灰霾防治资讯

环保部长陈吉宁释疑“到底人厉害还是风厉害”


新京报快讯(记者黄颖 信娜)3月11日上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上,环保部部长陈吉宁就“加强生态环境保护”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陈吉宁首轮便遭遇“犀利”话题,有记者请陈吉宁评价这一年来的治霾成果,以及“铁腕治霾”是否找到了有效办法。

对此,陈吉宁先回答说“今天天很好,以为记者问的第一个问题不会是和大气有关的问题”,随后介绍,去年年底三次大范围、长时间的重污染天气,今年1、2月份,一直到3月份又出现了很多蓝天,有一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也表示确实有人问,“到底是人厉害还是风厉害?”

陈吉宁说,污染治理有三个阶段,要从没搞清楚污染源,治理的效果就不佳,也见不到效果,发展到持续治理,但是受很多自然的边界条件影响而表现出不同的环境质量,再到最后的进一步治理污染排放,不再受这些气候条件、水文条件、边界条件的影响,最终解决环境问题。

陈吉宁说,目前中国大气环境治理正处在第二个阶段,走向第三个阶段,硬举措应对硬挑战之下,空气优良天数、重污染天数、全年PM2.5浓度,都发生了积极变化,去年首批实施新环境空气质量标准的74个城市PM2.5年均浓度为55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14.1%。美国NASA卫星也观测到中国的东部和中部地区出现了颗粒物的降低。

他还以珠三角区域治理举例,介绍去年珠三角整个区域全年的PM2.5浓度达标,虽然珠三角还有一些城市没有达标,但是就像跳高一样,终于摸到了杆,也增加了治污的信心。

中国大气污染问题很大程度来自于燃煤

纽约时报记者:中国空气污染的一个主要因素是煤炭消费。“十三五”期间,中国政府对煤炭消费的控制会不会采取新的措施?在“十三五”期间会不会有什么新的政策出台?中国煤炭消费的前景大概什么时候达到峰值?谢谢。

陈吉宁:谢谢您的提问。中国的大气污染问题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我们的能源结构,或更确切地讲是来自于煤的燃烧而造成的。我们也高度重视调整能源结构,所以如果大家注意的话,我们在“十三五”对能源效率和能源结构都有明确的要求。同时也在大力推进清洁煤炭的使用。媒体可能注意到了,最近中国政府正在推动燃煤电厂的超低排放改造工程,要求电厂排放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烟尘接近天然气电厂的水平,这是一项革命性的变革和举措,颠覆了我们传统上认为煤炭不清洁的认识,会对我们解决雾霾问题带来积极的影响。

陈吉宁:另外一个重要的方面,煤炭对雾霾的影响就是散煤的问题。散煤是一个比较难的问题,因为它涉及到千家万户。一吨散煤燃烧的排放相当于五到十吨电厂排放的污染物,而且随着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提高,散煤的用量在增加。大家看,去年冬天几次严重的雾霾,散煤的贡献是比较大的,所以我们下一个阶段将在做好散煤管控工作上有更大的投入,有更好的办法。

陈吉宁:最近我们专门召开了一次全国的散煤污染治理工作会,大家交流经验,怎么样采取更好的机制、更好的技术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会加大这方面的工作力度。但总的看来,我们会有一个比较长的时期调整能源结构,所以我们要积极推广清洁能源,加大能源调整力度,同时做好煤的清洁利用。

NASA观测到中国颗粒物降低

凤凰卫视记者:请教雾霾治理的问题。这几天大风吹啊吹,终于让民众看到了“两会”蓝。“两会”刚一开始就有雾霾,环保部长如何评价这一年来的治霾成果?我们不同场合听到铁腕治霾,不知道环保部长是不是找到了有效办法?谢谢。

陈吉宁:有没有变化?我们用三个数来看是不是取得了我们所期盼或是我们所预测到的变化。一是优良天数,二是重污染天数,三是全年的PM2.5浓度。从大气十条实施以来,这三项指标都在发生积极的变化。我们能看到一个非常明显的改进趋势。比如去年首批实施新环境空气质量标准的74个城市PM2.5年均浓度为55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14.1%。美国NASA卫星也观测到中国的东部和中部地区出现了颗粒物的降低。

批部分干部“抓环保影响GDP”思维

中国日报记者:新环保法实施后曾引发拖累地方经济发展的争论。部长您认为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是怎样的一种关系?同时随着今年经济下行压力的增大,您认为如何才能破解既要发展经济同时又要保护环境这一难题?谢谢。

[陈吉宁]:环境问题既涉及到人与自然关系问题,我们怎么看待自然、怎么对待自然,也涉及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问题,就是我们这一代给下一代留下什么样的自然财富。总书记是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两山论”,也提出了“绿色发展”这样一个理念,指出环境就是民生,保护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

[陈吉宁]:过去我们认为什么是发展,发展就是GDP,发展就是要有产品,我们没有把生态产品作为人的生存发展的必需品,也没有树立自然价值和自然资本的概念,也没有在人和自然的关系中学会怎么样去约束人的行为。所以“两山论”从根本上更新了我们关于自然资源无价、环境无价的认识,打破了把发展和保护对立起来的这样一个固有思维,指出了发展和保护之间是内在的统一,我想这对于我们探索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具有重要的指引和遵循作用。

[陈吉宁]:我们今天仍然有一部分干部认为环保和发展是对立的,所以今天开场我就讲了,它不是对立的。还有部分人认为环保是包袱,抓环保就会影响GDP,就会影响发展,存在着不能为、不想为、不敢为的问题。现在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就是要解决从过去的粗放式发展、从追求量到追求质的这样一个变化。但是我认为这个“质”不仅仅是经济质量的“质”,好的经济质量也是好的环境质量,同时它体现了“五大发展理念”这样的质量。我们过去经济一枝独秀,其他发展滞后,存在突出短板,这条路已经走不下去了。所以要看到我们到了这样一个阶段,要用好环保这个抓手,推动我们经济转型升级。大家看到环境今天是短板,但是它也是机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