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气污染防治工作简报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观点

环保部不仅要处罚还要给“胡萝卜”


全国政协委员、经济学家李稻葵在近期举办的第四届环境保护年会发表主旨演讲,从经济发展角度,阐述环保理念,用三个令人耳目一新的观点为中国绿色发展谏言,李稻葵委员在环境保护年会上的三个重要观点,以飨读者。

第一个观点

对于中国目前的发展阶段而言,环保跟发展是高度统一的,可能减碳与发展也有关系,但是环保跟发展是完全统一的。现在我们中国的经济仍然处在一个赶超阶段,我们人均的GDP只有美国的20%,发展阶段仍然处在一个深入的工业化后半期,处在一个发展的快速的投资期间,在这个期间搞环保和那些已实现了工业化、实现了现代化的经济体搞环保情况完全不一样,很多时候在投资的过程当中就可以把环保新技术放进去,我们有很多在世界各地都被证明行之有效、相对成熟的环保新技术,在发展过程当中完全可以拿来为我们所用。同时由于我们中国的发展特性,我们储蓄的量是非常高的,各种各样的算法都能算出至少是40%以上,官方统计接近50%,那每年没有被家庭消费、政府支出所消耗的我们的生产和服务接近GDP的50%,所以我们的投资量是非常多的。在这个发展阶段我们不缺资金不缺技术,重要的是我们有巨大的环保需求,从这个意义上讲,在发展当中完全可以把环保跟发展放在一块。讲几个具体的例子:

举一个例子,比如说我们的钢铁发展。现在我们钢铁有大量的过剩产能,但我们90%以上的钢铁生产能力是布局在内地的,我们过去的做法是哪里有煤、哪里有矿我们就到哪里发展钢铁,但是这个发展格局和现在我们目前的人口结构,我们的劳动力结构,我们的资本的充足度相比,已经不适应了。下一步我们应按照现代化的重化工业的发展方式,把主要的生产能力放在沿海,我们国内生产价格一半的煤铁矿石,那样的话就可以用最清洁的德国式的生产技术来生产同样的钢,那我们整个的粉尘量,整个的污染量会大幅度的降低。

再举一个例子,现在北京PM2.5的主要来源,有人讲是来自于机动车,有人讲是来自周边省份的重化工业,争论非常大,在这个方面我是外行,但我想给内行提一个建议,对于这种重大的大系统研究,可能不见得完全应该依赖自下而上的微观分析。我们搞了多年经济学的都知道,作为大系统的这种影响可能需要做一些事件分析,就像我们搞金融一样,来一个金融危机以后,各种资产价格怎么走,那对这种重大的PM2.5的事情,我的建议就是抓重点市县,比如说阅兵前后,奥运会前后,APEC前后我们的空气质量分析,有什么变化,春节前后有什么变化。根据我这个外行的观察,每次都是阅兵之前、APEC之前我们来了一个蓝天,但是一结束就会产生报复性污染,因为不是我的专业,依我的粗浅分析,主要是因为周边的炼钢炼铁重化工业在加班加点恢复生产,而并不是机动车。你比如说去年春节期间,那是没有机动车的,可是北京污染的情况比平时还厉害,抓住一些重点事件告诉我们,我们的污染源来自于重化工业过程,而这方面的环境保护、环境改善需要通过投资,通过更新产能来完成,这个例子告诉我们改善环境、治理环境需要投资,需要新技术,投资的过程就是经济发展的过程。第一个观点我认为环保会成为中国经济的一个新增长点,这么多的钢铁生产能力,我做过一笔帐,如果我们实际中的钢铁生产能力退掉2亿吨,剩下来8亿吨,我们对5亿吨进行改造,一年改造1亿吨的生产能力,从内地改到沿海,我算了一下,一年就产生相当于GDP1.25的投资额,这是个不得了的大数字,计划生育二胎我算了半天是0.2,环保比这个二胎厉害多了。

第二个观点

把发展和环境保护放在一块,应该在发展的过程当中就优先考虑环保的问题,应该给环保部专门设立用于正向激励的专项发展基金。现在环保部门工作很难做,给环保部门专门设立用于正向激励的专项发展基金,我呼吁了两年,每次财政部都说我们已经有了,实际上财政部说的是自己管着的项目资金,我呼吁的是设立环保部能够主导的用于环境发展正向激励的奖励基金。比如下次武安县的领导如果来汇报,环保部可以用环境发展基金奖励武安,因为武安县已经实现淘汰落后产能800万吨,这非常了不起,我80年上大学的时候去首钢实习,产能是800万吨。因此不仅要给环保部处罚污染的权利,还要给环保部“粮食”,要给环保部“米”,要给环保部“胡萝卜”,必须要在发展的过程当中有一个正向的激励,才能把环保跟发展联合在一起,这样环保部到各个省份都受欢迎。

第三个观点

还是讲重化工业的案例,重化工业未来这“十三五”期间,应该成为一个转型升级的样板,我们国家的重化工业现在主要布局在内地,主要布局在山西煤炭工业,山西、东北还有我们的河北,这个和现在中国的发展格局已经不相匹配了,现在老百姓更需要的是蓝天白云,不在乎稍微便宜一点的锅碗瓢盆,现在老百姓的工资比十年前上升了很多,全社会对生命的珍爱、对生命的呵护远超10年前,这时候我们再继续挖煤、挖铁矿石,成本比国际上高一倍,这个时代应该过去了,挖煤炼钢的时代已经过去,应该把产能布局到沿海。布局到沿海的这个过程,淘汰落后产能的过程就是一个发展的过程,同时要给沿海地区创造条件,引进新的产业,还是以河北为例,这个我也呼吁了很久,河北唐山、邯郸把钢铁行业去掉怎么办,北京的奔驰,北京的现代都应该搬过去,就跟首钢学。这个是中央的政策,剥离非首都经济的功能。什么时候首都必须要生产汽车了?相反河北有地方配套,长城汽车现在是在自主品牌里面应该是排名数一数二的,长城现在是最火的,我们出国到秘鲁街上跑的是长城汽车,土耳其长城汽车,俄罗斯长城汽车,比其他的好多了,河北形成了汽车产业零部件,长城搞汽车是一个配套,自己搞零部件,举这么一个例子就是说,把相关的新产业引到内地,把内地的重化工业引到沿海,形成一个绿色的新型重化工业的重新布局,这件事情如果做好的话,我们重化工业在短期内将成为一个增长点,重新布局需要投资,我们内地的GDP也能够发展,这个事情做好了,还有重要的意义,未来一带一路我们要发展的话,我们不仅跟各个企业各个地区提供贷款,而且我们的钢,我们的重化产品从海上运过去了,以印度为例,以后要发展的话最有可能还是进口中国的钢,我们钢铁的产能消化在国外,这个就是一个很简单的案例。

结尾

讲到这作为结尾我也呼应一下王毅所长刚刚精彩的发言,未来我们中国经济我们恐怕还不会完全放弃重化工业,包括冶金,但是我们从现在开始要在国际上反复强调一个观点,我们未来的重化工业产品可能是给新兴市场国家,给一带一路提供的,所以说以后算碳排放的话,要按照实际最终的产品消耗地来重新算我们碳排放,这件事情从现在应该开始呼吁,任何的事情都是滞后的,呼吁10年,到了2030年真正算咱们的碳排放的时候,咱们国际上再搞一次巴黎谈判的话就好说了,这个是我比较粗浅作为你们环保事业的粉丝的一个基本的观点,谢谢各位。

分享到: